新纪元风波‧李书祯:董教总若接受献地‧须3000万整理沼泽地

  • B生活圈
  • 2020-07-13
  • 563已阅读
新纪元风波‧李书祯:董教总若接受献地‧须3000万整理沼泽地(吉隆坡)新纪元学院风波不断,针对坊间指丰隆集团捐献给新院的雪邦校地属新院风波导火线之一的说法,隆雪华堂董事及文教委员会主席李书祯说,早在丰隆献地初期,其中一名义务工程顾问及地质专家就因雪邦校地类似沼泽地,新院需花费巨款填土,才能在沼泽地建校舍,而不鼓励新院接受有关献地。“可是,当工程顾问提出不同意见后,董教总就再也没有谘询他的意见。”曾在新院创院初期担任过新院行政人员的李书祯向《》揭露此事时说,若董教总接受有关献地,并决定将新院迁到雪邦发展,那幺,董教总初期必须筹获至少3000万令吉的资金来整理那块土地。“据我了解,丰隆集团在献地合约所列出的一些条款也极为苛刻,如要求新院自行花钱在雪邦校地建路、水管及电缆。不仅如此,丰隆集团也要求新院在某个期限内完成所有的建校工程,而在那段期间,新院也被禁止在其他地区经营同性质的教育事业。”换句话说,一旦董教总签署有关合约并展开雪邦校地工程,新院现设于加影的校区就被禁止继续运作。期限内未完工土地收回她披露,如果院方无法在丰隆集团规定的期限内完工,那幺,丰隆集团有权取回那片土地及土地上的一切建设。“丰隆集团提出献地建议初期,董教总为了发展新院,加上丰隆集团表示将会每两年检讨合约内容,而决定接受有关献地。不过,董教总当时仍认为应以发展加影校区的计划为先。”她说,据她了解,当董教总及新院院方第2次检讨合约内容时,因院方觉得无法接受合约内容,并转而提出城市校园计划来取代雪邦校地计划,以致引发了新院校地风波。独大建议续聘柯1年吁成立顾问团调解风波马来西亚独大有限公司(独大)主席胡万铎发表文告说,独大于11月1日召开紧急会议,针对新纪元风波及由此造成对华教发展大方向的影响进行讨论后,建议各造立即搁置争议,续聘新院院长柯嘉逊一年,并成立华教联盟调解顾问团调解风波。他指出,独大成立于1969年,当时华教向有关当局申办独立大学,在法庭做坚苦抗争,结果败诉,过后,由独大、董总、教总成立董教总教育中心(非营利)有限公司创办新纪元学院。独大将加影人士所捐献的一块土地作为教育用途,而土地拥有权仍属独大。“独大、董总、教总、董事会、华小、国中、独中、新纪元和广大的华社都是华教的一个整体性,切割任何一环,华教力量就有溃散之虞。因此,任何华教团体的权力都来自华社,我们不能单独以老板僱员的关係来看待华教课题。”他说,新纪元风波持续延烧,愈演愈烈,牵涉人事愈为广泛複杂,已达悬崖剑拔弓张之危境,风波不及时平息,到时不管谁胜谁负,谁是谁非,已经对新纪元、董总、教总、独大和华教造成无可估量的伤害和挫败,后果严重。独大认为此事应以宏观角度来处理,并作出两项呼吁和建议:1.各造立即搁置争议,以华社共同愿景,华教最高利益为依归,维持现状,续聘新纪元学院院长柯嘉逊一年,以方便和平过渡与和平解决纠争。2.成立一个华教联盟调解顾问团,由顾问团委任一个专业独立委员会,在特定时间内,先行调解风波,化解歧见,然后针对独大、董总及教总等文教组织的结构,新纪元的管理机制等进行调查研究,并向顾问团提供报告与建议,在新时代大格局下,与时俱进,探讨新纪元管理与办学的大方向。3000万不是小数目华社还能再解囊吗?曾在新院创院初期担任过新院行政人员的李书祯说,董教总需花在雪邦校地填土工程方面的千万令吉并不是一笔小数目,因此,董教总必须考虑的问题包括华社是否有能力或愿意捐出这笔建校经费、新院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筹获整笔建校经费,而丰隆集团及发展商又是否愿意等待?“回想当初,董教总花了10年的时间,才筹获1000万令吉,并建成加影校区的3栋大楼,如今,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华社又是否有能力捐出千万巨款?”“义务工程顾问当初是在尚未通货膨胀之前,估计需用超过3000万令吉的巨款来进行填土工作,相信在通货膨胀后,有关预估费用势将提高。需知,华社过去一直都扛着双重税务,如果董教总决定重建新院,华社势必又得付出更多成本。”她认为,如果丰隆集团愿意免费承建雪邦校地的基本设施,如建路、水管及电缆,那幺,董教总或可考虑接受有关献地。未有替代人选应续聘柯嘉逊针对董教总应否续聘现任新纪元院长柯嘉逊的问题,隆雪华堂董事及文教委员会主席李书祯说,既然董教总目前尚无更合适的人选,加上柯嘉逊并未犯错,且有心继续服务,所以,董教总不应拒人于千里之外。“董教总不愿续聘柯嘉逊后又美其言要柯嘉逊重新应徵,这种笨拙的作法,只让人觉得董教总的作法不符合工作伦理,且有‘假民主´之嫌。董教总为何不直接列出不续聘柯嘉逊的理由呢?”她强调,高等学府或大学跟中小学是不一样的,高等教育必须以学术领航,因此,其教学及建设必须分开管理,教学团队应由院长领导,学校的建设管理则应由董事部处理。“因此,董事部应了解自己的角色,而非插手干预学术,董事部介入其中,只会引致纷争。举个例子,上世纪80年代,独中就曾爆发董事与家教组织之间的纷争,当时,董联会就曾探讨有关问题,结论就是教学和管理建设应该分开管理。”为一棵树烧掉森林“华教领导人失理智”隆雪华堂董事及文教委员会主席李书祯说,在新纪元学院风波发生后,她无法苟同董教总的作法,在这场战争中,华教领导人竟失去理智,为赶走现任新院院长柯嘉逊而不择手段。“他们的做法等同是为了一棵树,而烧掉整座森林,这将对华教造成很大的伤害。”她指出,在新院工作的教职员不单单学有专长,他们也都对华教拥有强烈使命感及热忱,因此,他们应获得相对的尊重。“大马的华教发展能有今日的成就,这些在背后默默耕耘付出的人士都可说是有功之士,但他们现在却为了新院院长人选,而不择手段摧残华教发展。”她说,新院是华社的共同资产,并不是少数几个人的资产,而董教总只是受到华社的委託而充作管理人的角色,因此,他们所做的决定必须符合华社的意愿,以维护华教运动的团结。“大马的华教至今还未受到平等对待,所以,董教总还必须集结众人的力量为发展华教努力,而不是粉碎华社的凝聚力,否则将对华教运动造成伤害。”‧2008.11.01